印尼华人因穆斯林原因担心自己安危
 

印尼华人因穆斯林原因担心自己安危

雅加达原省长钟万学入狱,重新撕开了这个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旧伤疤,让一些华裔怀疑自己在国家的地位。

Harry Su在雅加达的一家印尼投行工作,当他为自己不断扩大的团队找到一名绝佳的人选时,他赶紧给对方发去入职邀请函,开出了优厚的条件。
然而,考虑到印尼种族关系日趋紧张,Harry Su物色到的那位印尼华裔拒绝了Bahana Securities的工作机会,决定留在新加坡。

他提到了5月雅加达原省长钟万学(Basuki Tjahaja Purnama)被以亵渎《古兰经》之罪关进监狱后自己父母的担忧。钟万学是华裔,信奉基督教。他获罪的原由是,他在寻求连任的竞选过程中主张,穆斯林完全可以投票给非穆斯林。

钟万学以这种方式下台,重新撕开了这个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并且以穆斯林人口为主的国家的旧伤疤,让一些印尼华裔怀疑自己在这个国家的地位,也令人担心种族紧张将加剧这个东南亚最大经济体本已面临的困难(图为庆祝中国农历新年的印尼华人)。

“这是个非常敏感的有关种族和宗教的问题,将需要很长时间去解决,”Harry Su说。他也是华裔,印尼总人口超过2.5亿,大约有300万华裔。“我有一些亲朋好友把所有闲置的房子和公寓都挂牌出售了。他们想卖掉房子,换成美元或其他外币。”

道格拉斯•拉梅奇(Douglas Ramage)在Bower Group Asia公司工作,为外国投资者提供有关印尼政治风险的咨询服务,他说,“极端立场的主流化”令人不安。“现在有些华裔中产人士在问,如果这里没有他们的位置,那么是时候离开了吗?”

自印尼1945年脱离荷兰宣布独立以来,反华情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发,酿成暴力事件——经常受到投机政客和激进伊斯兰主义者的推动。

1966年至1998年间在苏哈托将军(Suharto)威权政府的统治下,印尼华裔受到了广泛歧视,他们被迫更改中文名字,被禁止宣扬中华文化,不能在公务员系统、大学和许多其他政府机构任职。

自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的亲密盟友钟万学下台以来,立场强硬的伊斯兰主义团体以及一些反对钟万学的主流政客和商界人士把反华言论从政治领域扩大到了经济领域,谴责华裔富豪加剧了社会不平等程度。

许多印尼华裔并不是很富有,他们经营着小买卖或在私人部门工作。但印尼最富裕的商人中有不少华裔,他们在金融、制造等重要行业颇有影响力。

维多多拖了很久才开始打击这股越来越不包容的潮流,他担心的是,2019年他竞选连任时,包括退役将军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在内的对手将与激进团体联起手来对付他。

他威胁要“彻底打垮”那些播撒种族和宗教仇恨种子的人,并颁布了一项新的总统令,查禁激进伊斯兰组织印尼伊斯兰解放党(Hizbut Tahrir Indonesia)的活动。但分析人士表示,这类做法有损民主,也无助于从根源上解决紧张局势。

印尼土著企业家协会(Association of Indigenous Indonesian Entrepreneurs)顾问、商人苏尔约•班邦•苏利斯托(Suryo Bambang Sulisto)表示,印尼政府应该考虑出台为本国非华裔穷人增加收入的政策,效仿邻国马来西亚很早以前就采取的做法。

他说:“即便在美国,他们也确实存在歧视,因此我们不应害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名华裔商人认为,尽管形势“看起来很严峻”,但那些选择离开印尼的人将会错失机遇。

他说:“我不想太刻薄,但我们以前就见过这种情况。许多印尼华人在1998年(排华骚乱)后离开了,但那些留下来的人赚了大钱。”

然而,27岁的在线营销人员贝尔纳黛特•玛丽亚(Bernadette Maria)担心,最近紧张升级是在相对稳定的局势下发生的,这与1998年不同,当时有一部分原因是亚洲金融危机带来了经济冲击。

她说:“问题始终存在,但人们在火上浇油,现在我不知道我们如何才能扑灭烈火。”

23岁的法学专业学生帕蒂•列吉娜(Patty Regina)表示,印尼华人也应承担部分责任,他们没有更深地融入到印尼土著当中。列吉娜正准备去荷兰读研。